科技 > 「贝投国际」太监大总管小德张竟是建筑大师,亲手设计出五大道豪宅典范庆王府

「贝投国际」太监大总管小德张竟是建筑大师,亲手设计出五大道豪宅典范庆王府

「贝投国际」太监大总管小德张竟是建筑大师,亲手设计出五大道豪宅典范庆王府

贝投国际,小德张(1867~1957),天津静海县南吕官屯人,原名张云亭,字祥斋,清代后宫兰字辈太监,序名张兰德,慈禧太后赐名“恒泰”。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入宫,被选入南府升平署学习京剧,庚子事变后被提为御膳房掌案,1909年升任长春宫四司八处大总管,权倾一时。

1913年2月22日隆裕太后病逝,小德张见大势已去,便出宫去了天津。从这一年一直到1957年小德张去世,44年里,除了偶尔回静海老家,他再也没离开过天津,甚至没出英租界。那么,在这44年里,小德张到底都经历了什么?归纳起来,大致有几件事,一是盖房子,实现自己做建筑师的夙愿;二是自己配中药给朋友家人看病、施舍穷苦百姓;三是听书看戏;四是发呆。

▲ 《告别紫禁城》罗文演小德张

小德张在天津建了三幢宅院——第一幢已经拆除,第二幢是和平区第五幼儿园,第三幢如今是五大道最吸引眼球的地标——庆王府。

小德张到天津后,他的过继儿子张书森已在天津日租界芙蓉街(今河北路)和秋山街(今锦州道)交口处一座小楼里生活多年。来津后,小德张在儿子家住下来。不久,他在英租界博罗斯道买下一所被称作“英国马号”的楼房(今烟台道66号和66号增1号),全家搬过去,并将其母亲唐氏从老家接到天津。

▲ 《告别紫禁城》罗文演小德张

1917年,小德张在英租界剑桥道(今重庆道)买了6亩地。他把自己关在屋里,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亲手绘制出一组建筑图纸,然后找来租界最好的施工公司,开始建设一座豪宅(今重庆道55号)。

小德张擅长建筑设计。当太监总管时,他为隆裕太后设计过一座西洋建筑——灵沼轩,俗称“水晶宫”。这座建筑类似于今天的小规模海洋馆,外墙以汉白玉砌成,内墙贴着花色瓷砖,殿内四根蟠龙纹柱用铸铁锻造。水晶宫终因辛亥革命爆发成了烂尾工程,至今仍被包围在宫殿深处。

▲ 小德张设计的故宫水晶宫

六年后,房子终于建成,小德张一家人乔迁新居。张府成了天津一景,跟小德张有交情的遗老遗少、下野军阀纷纷前来做客参观。院子正中间耸立着一幢砖木混合的二层大楼,外墙水刷石墙面配以琉璃栏杆,门窗玻璃上雕琢着中国传统的花鸟。进到楼内,迎面是欧洲古典风格的天井式大厅,天花板上吊下的两盏源自德国的葡萄造型吊灯颇为抢眼,大厅四周摆放着御赐匾额、紫檀条案、雕花围屏、嵌着贝螺的八仙桌椅和日本七宝烧大瓶。楼顶上还有一个露天平台,可以俯瞰院中的花园和假山。

小德张一家人在这里住了五年。世袭庆亲王爱新觉罗·载振来找小德张,恳请他把这处豪宅转让给自己。小德张没辙,只好让出凝结了自己心血的家。庆亲王也算够意思,把自己在英租界都柏林道(今郑州道)的八亩多空地、老城厢北马路的四座门脸房都给了小德张,另付给他27万银元。一个月后,张府成了“庆王府”。

▲ 小德张设计的今日庆王府

小德张只好先借住在曾经统帅西北军的马福祥家中(今河北路237号,和平区第五幼儿园)。当初慈禧逃往西安时,马福祥带兵护驾,与小德张结为兄弟。这所别墅的设计师也是小德张。也就是说,这是小德张在天津盖的第二幢小洋楼。此时,小德张又开始在都柏林道上庆亲王给他的那块地做文章。这处宅院(今郑州道和湖北路交口)被他设计成一座中西合璧的城堡。宅子建好交工那天,小德张站在院子里哈哈大笑——可以在这幢房子里养老了,管他什么皇亲国戚,谁买我也不卖,谁让我搬,我也不搬!

豪宅内有两座洋楼,由封闭式的天桥联通,主楼四层高,二层是一座剧场,可容纳400人看戏。楼顶上是空中花园,可以打网球、骑自行车。楼内地板均为菲律宾软硬木混搭镶嵌,从美国进口了全部取暖设备。主楼四周有两层楼房环衬,北为客房,南为佛堂,东为书斋,西为家祠。后花园有一座凉亭,凉亭顶子上装着飞机形状的风向仪。园子里栽种着宫中御花园常见的“太平花”,春夏之间白花怒放,芳香怡人。

▲ 小德张设计的河北路第五幼儿园

小德张还在宅院附近沿墙子河兴建了十五座二层小楼,取名永兴里,对外出租。这是他在天津建的第四处楼房。

还是那句话,人别跟命争。小德张一家在都柏林道住了20年。1950年年底,天津市纺织局筹办纺织工人疗养院,干部到小德张家登门拜访。小德张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但面对新中国的干部,心里仍然忐忑,摸不准人家的脉。干部说话客客气气,要收购小德张这所宅院。表面是商量,话里话外又透着那么一股子不容置疑的劲头。退一步海阔天空,遇事能屈能伸,这是他小时候在宫里学会的第一个理儿,一辈子也忘不了。

没过多久,这座宅院的大门口挂上了“天津市第一工人疗养院”的牌子,宅子本身建得像花园,房子也足够多,基本上不用做什么改动。春天来临,园中的太平花依旧如往年一样怒放。

▲ 郑州道宅院残存一堵墙

小德张卖下了睦南道金林村4号,小径深入的一幢小楼。尖楼顶,外墙贴着琉璃砖,前院有门房和车库,后院是花窖、厨房、锅炉房和储藏室。小德张搬进楼内,深居简出,了度残生。

小德张曾任御膳房掌案,负责慈禧的茶、膳和药司几大处所。他喜欢读《黄帝内经》和《本草纲目》,渐成行家里手。在天津时,他的徒弟,太监王华甫从官内带出宫廷秘方《验方汇集》,小德张知到了,便借来秘方,让家人抄写成册。这本《验方汇集》集纳了乌鸡白凤丸、八宝坤顺丸、王府舒肝丸、延年益寿比天膏、回天再造丸、紫金锭丸、卧龙丹等千余种丸散膏丹的配方,小德张买来全套的戥秤、铜捣钵、小铡刀、中药剪、药勺、药刷、药筛、药碾子,在家里上秤兑料,照方配药。有一次配制回天再造丸,其中有一味药用到蕲蛇,也就是大白花蛇,又叫五步蛇,毒性极大,小德张操作有误,蕲蛇毒性挥发,他的胸前后背都长出红疹,好在并无大碍。

▲ 金林村4号

与他交情颇深的冯国璋、张勋、马福祥、溥杰都用过他配的药。搬到郑州道新宅后,他向穷苦市民舍药,日发百副,消息很快传遍天津,没过多久,来张府领药的人越来越多,上百人从夜里就在公馆门口排队,舍药增至二百副。张府地处英租界,周围都是高端别墅洋楼,负责治安的英租界工部局怕出乱子,专门派警力维持秩序。后来才知道原来有人专门雇人排队取药,转手倒卖从中牟利,这让小德张大失所望,慨叹“善门不能开”。

小德张爱看戏。搬入重庆道不久,他的母亲唐氏75岁大寿,小德张约请程永龙、李吉瑞等名伶大唱堂会,载振、载涛两位皇亲贵胄,马福祥、马鸿逵父子以及傅作义等民国闻人均前来拜寿。他也爱听评书。在宫里当差时,他常请南书房的翰林院学士来给自己讲《通鉴集览》《十三经集览》,有机会也要约请评书大家双厚坪、张致兰进宫,双厚坪说《隋唐》《水浒》《精忠传》,张致兰为他讲《聊斋》。寓居天津后,他想听书了,便重金邀请最火的评书艺人陈士和到家中说书。陈士和是张致兰的弟子,年轻时在北京恭王府当过家厨,与小德张很聊得来。说完书,小德张给陈士和讲自己与张致兰的交往,又讲自己在御膳房学的几道拿手菜,陈士和听得如醉如痴,后来每次跟人提起小德张,总要挑挑大拇指,说人家这听书的,肚子里的玩意儿比我这说书的高出好几倍啊!

▲ 小德张

小德张服侍过慈禧、隆裕两位皇太后,从民国到共和国,常有文史研究者登门造访,请他讲宫中见闻轶事。客厅里的小德张总是露出不屑的神情,一言不发。若造访者继续追问,他便用手轻轻拍一下大腿,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不出卖老先生。”算是回答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更多的时候,他更愿意宅在家中养金鱼、养狗、侍弄花草、写字,消遣度日。1957年4月19日,午后,在后院浇花的小德张忽觉胸闷气短,他摔倒在地,再也没能转醒。那一年他81岁,土葬于天津城外北仓公墓。(文:何玉新)

沙罡资讯

© Copyright 2018-2019 jobs2fresher.com 星辰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