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 《82年生的金智英》《到底有多难》:女性的一路奋战

《82年生的金智英》《到底有多难》:女性的一路奋战

10月14日,韩国女艺术家悉尼去世。她的猝死再次引起了人们对韩国女艺术家和普通女性生活状况的关注和讨论。

10月23日,根据韩国畅销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82年出生的金智英》将在韩国上映。在《熔炉》和《釜山行》中表现出色的孔侑和郑有美将再次合作。最顶尖的演员,畅销书超过100万册的非凡女性主义小说,以及只能由预告片引发的热烈讨论,似乎模糊地在韩国聚焦社会主题的戏剧中表达了“我们一路战斗,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被世界改变”的悲哀含义。

“82年出生的金智英”电影海报

最近,2016年出版的《82岁的金智英》也出版了中文版。

与过去两年出版的许多女性主义作品相比,如《方思琪的初恋天堂》、《我的天才女友》和《82年出生的金智英》,实在是太平淡无奇了:基于金智英30多年的生活经历,根据时间线索,在文字和故事上都没有大的波澜。甚至女主人公金智英和几本书封面上的女性肖像也模糊不清。

而摧毁一个人的可能是一个女人一进入舞台就变得“温和”:当你为弟弟洗奶粉时,你应该小心翼翼地将手指浸入洒在桌上的奶粉中,你应该被要求在学校穿薄袜子和皮鞋,但忽略了所有的不便,你应该忍受男性顾客一年到头在拥挤的酒桌上不停地劝酒和开肉玩笑,你应该被指控在几次恋爱后“嚼口香糖”...

这本书写道:“金智英觉得自己好像站在迷宫的中间。他总是脚踏实地地寻找出口。今天,有人突然告诉她迷宫的起点没有出口。”

这是故事中令人悲伤的部分:女性上台时必须接受各种看似普通和正常的环境。当我们感到极度疲劳和受到不公平待遇时,我们的耳朵里充满了全社会形成的“共识”:你为什么这么戏剧化?谁是你的母亲或祖母,谁没有孩子,像这样照顾家庭?为什么你们这一代人会提出这么多反对意见?然而,从以前的社会经验中积累的文化和“共识”将使妇女的每一场斗争变得困难:她们想要说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密闭的妇女笼子里的一条血河。

“82岁的金智英”确实平淡无奇,几乎没有文学色彩。女性不得不忍受的各种不公平事件被密集地堆积在文章的每一个细节中,比如社会报道,使得这个故事极其令人沮丧和绝望。唯一的波可能是金智英最后一次无法忍受的,不断转换出一种可以大声表达不满的个性。这是她30多年温柔痛苦生活的集中爆发,被小小的不公正所折磨。

同样,以一位普通女性为叙事主体,《有多难:中年母亲的自我救赎》和《82年出生的金智英》也有一些相似之处。

《有多难:中年母亲的自我救赎》讲述了一位50岁中年母亲的日常生活,近450页分为28章。每章都有时间限制,并在不同的时间点写下更具体的事件。对于整个故事来说,这样的书写方式可以拉近读者的心理距离。例如,住在隔壁的邻居告诉你日常琐碎的日常生活,而她看似放松或抱怨的漫步从中年开始总是充满悲伤和疲惫。

这种结构也将故事分割成片段,使它更像一份备忘录和一篇自我对话的日记。作者过于沉迷于自己的情感和生活,失去了宏观思维。这是许多被认为是“女权主义”但没有表现出任何所谓“女权主义”的作品的共同缺点:也就是说,许多作者对生活给女性带来的所有不便、误解和歧视深感同情和愤怒,以至于他们都在自己的作品中疯狂地表现出男性主导社会的“数不清的”邪恶:

有多难:中年母亲的自我救赎《有多难?中年母亲的自我救赎”可以描写中年妇女的新烦恼和新琐事。这些可能是对许多缺乏生活意识或已经习惯了各种不公正并开始享受这些不公正的妇女的警告。作者提醒你:请逐一检查我上面提到的所有细节。如果你正在经历这些,你需要像我一样反思你是否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

仍然回到什么是好的“女权主义者”作品的话题,从《有多难:中年母亲的自我救赎》来判断,整个故事是基于凯特是一个称职的基金经理这一事实。为了陪伴她的两个年幼的孩子在事业的巅峰时期健康成长,她选择辞职回家,成为一名全职母亲。然而,几年后,她的丈夫被解雇了,甚至不得不花很多钱在家接受心理治疗。这个家庭承受着沉重的抵押贷款压力,孩子们不得不花钱,这迫使她重返社会寻找工作。

这样一个故事的基本背景是,女性最初被一套由男性主导的社会构建的关于“满意生活”的逻辑所束缚:丈夫爱自己,可以赚钱养家,孩子听话,生活安全。许多女性的觉醒和许多女性故事的开始都被上述世俗的宁静所打破。主角凯特也发现,在她不得不去上班的大部分时间里,她对自己不够重视。这是许多女性的选择——当她进入一个家庭时,她急着承担起照顾一个古老而年轻的家庭的责任,并且完全自愿或被迫放弃她的理想、事业和女性魅力...当她意外地意识到已经很晚了。

可以说,这是对妇女长期社会经验积累的一种限制,但并非不可能调整。如果我们都知道社会对女性有多不公平,那么在450多页的篇幅里重复它又有什么意义呢?一部好的女性小说应该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并找到一种颠覆这个父权社会逻辑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从《有多难:中年母亲的自我救赎》中一些章节的副标题判断,比如“不可减轻的超重”、“恢复更瘦、更有活力和更精明的自我”和“为了在家庭生活的地震中保持快乐”...显然,作者仍未脱离已经流行的大男子主义逻辑框架——女性需要关心自己的外表、孩子和家庭、吸脂和减肥才能获得认可...或者作者写这些来展示女性回归社会有多困难,并遵从这一逻辑本身。

面对同样的问题,《82年出生的金智英》颇具文学性:金智英有一个奇怪的症状,总是模仿其他女性人物与丈夫和姻亲说话。这个“他者”似乎是女性处境迷宫中的一个小透光点,也就是说,上述“颠覆”在某种程度上对改变女性处境非常重要。法国女权主义学者安托瓦内特·福克尔(Antoinette Focker)认为,这可能是女性获得解放的机会,即利用“他者”的边缘身份说出真相,说出女性特有的经历和感受,从而构建一种新的、更加多元和自由的社会意识形态。

根据韩国戏剧《死亡也是美好的》的剧照,两个孩子的母亲面临着家庭和工作的选择。

如果一个女人在稳定的生活中迷失了自己一段时间,并且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支持她的理想、事业和爱好,那么故事开头描述的生活中的失落感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持续,就像《有多难》开头写的那样。

“就像一天早上,我在环路地铁上盯着一个年轻人。他浓密凌乱的头发就像罗杰·费德勒一样。我发誓我们之间闪过一些东西,比如咝咝的静电,比如调情引起的颤抖。然后他站起来给我让座。他给了我他的座位,而不是电话号码。”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pk10投注网

© Copyright 2018-2019 jobs2fresher.com 星辰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